Panadaemonium  

【Frozen】[Elsanna]名字还是没想好-03

守卫宫门的侍卫们没有想到Princess  Anna也会有这么早回城堡的一天,太阳还高高挂在天上,阳光依旧灿烂。可是他们红发的小公主却像一阵风一样冲过了城门,快得他们连抬手敬礼都来不及。

 

“女王陛下怎么了吗?”一个年轻的士兵看着她的背影疑惑的问。

 

*** ***

 

Elsa看着人将批阅过的公文收拾下去,Kai准时送来红茶,见到自小看大的公主——现在是女王了,以一种说不出的忧郁神情注视着窗外,不由得劝道:“陛下,连日以来天气都非常好,您应该出门走走。”他侧身让开出门的书记官:“我是说……您太过勤勉了,我国的政务还没有繁忙到需要您这样日以继夜的程度吧?”

 

……是没有。当然不会有人比Elsa更清楚,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该要怎么做,除了已经规定好的,她必须要去做,不得不去做的那个部分,她不太清楚她还可以做什么?

 

仿佛随时都可能失控,尤其是在自己的思绪飘向某些危险的领域的时候。

 

窗棂上结出一层薄霜,Kai敬畏又无可奈何的悄悄撇嘴,就听他的女王轻声问道:“Kai……假如……我是说假如,Anna如果结婚的话,她还会住在城堡里吗?”

 

“这个……得看她的夫婿是谁了。我是说,假如是某国王子,只要不是什么顺位十三,那么对方很有可能要求她搬去对方的国家。假如只是一介马夫……陛下,恕我直言,这不是全看您心意吗?”

 

得到他回答的女王依然静默了很久,久到Kai有些不确定自己说的话是否有不妥之处,然而Elsa忽然抬头惊呼:“Anna?!”她从窗边回头,声音仓促到有些慌张一般:“Kai……去把书记官给我叫回来!”

 

Kai:“啊……?”

 

Anna一回来就直扑书房,果然见到Elsa以和两小时以前毫无二致的姿势坐在书桌前翻阅文件,她的书记官表情纠结的站在旁边。Anna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书记官:“Elsa……”

 

“Anna,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那个女人抬头的动作优雅得难以置信,浑身上下书写着‘皇室典范’,就算见到她也丝毫没有吃惊,只是没有波澜的淡淡问道。

 

Princess  Anna觉得站在这样一个完美姐姐面前的自己相形见拙,不自在的揪着辫子厚着脸皮凑上去:“我有话要问你,Elsa。”她看看那个尽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书记官:“我想单独跟你说。”

 

“你不是拒绝单独跟我说话吗?”Elsa带着笑意调笑了自己的妹妹,满意的看到Anna恼火的争辩:“那是……够了,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你要记一辈子吗!”

 

和某个认识一天的第十三顺位继承人订婚的事情已经成为了Princess  Anna的黑历史,偏偏Elsa有时候就是要捉弄她,不过既然有捉弄她的兴趣也就是说女王陛下今天心情还不错?
Anna目送书记官出门,然后一把将门关上。

 

“Elsa我……”话到嘴边,忽然感到了尴尬,Anna发现她不知道该怎么跟Elsa开口讨论这种问题。她们本该像所有姐妹一样无话不谈,可惜十三年她们没话好谈。

 

“嗯?”Elsa从容起身,冰蓝色的裙子显出她姣好身材,绰约风姿,Anna不错眼的盯着姐姐起身亲自为自己倒茶——该死她的腰怎么可以这么细?

 

“唔……我是说,你不觉得你的裙子开衩有点高?”她拧着眉毛说。

 

Elsa看了看自己的裙子,摇摇头:“我不觉得。”她看Anna手足无措,一口茶又烫了嘴眼泛泪光的吐着舌头,忍着笑意问:“所以到底是怎么了?Kristoff惹到你了?”

 

她笑得非常好看,但是Anna觉得有点不舒服:“你最近怎么老是在提他?难道我们之间没有别的话好说了吗?”

 

Elsa一惊,她的眼里确实的写上了惊讶,Anna说不出,但是她觉得那像是一朵烟花。

 

是的,非常奇怪,但是她觉得Elsa眼里的惊讶是一朵绽放的烟花。来的突然,瞬息而逝,但是又充满了惊喜,那颜色代表着喜悦,Elsa声音柔和的问她:“那么……你想和我说什么呢?”

 

那神情真是让人脸红——就好像无论什么她都会听她说,无论多久,她都会等她似的。

 

Anna走向窗边,用鞋底在地板上蹭来蹭去:“我……Elsa……你有喜欢某个人吗?”

 

忽然想起她姐姐自闭十几年几乎没见过外人,于是急忙改口成:“你会……我是说,你希望会喜欢上某个人吗?”

 

“某个人是指……?”

 

“就是……”难以形容的抑郁和焦躁在Anna的心口暗暗发酵,她发现自己的情绪来得比她以为的要激动,她脑子有点乱,但是想要得到的答案很清楚:“就是说,你有没有喜欢谁……或者以后会喜欢谁,就是……爱上谁……”

 

“我不是正在爱着吗?”

 

什么……?分明遣词准确,字正腔圆,可是Elsa的话几乎让Anna听不懂。她的心脏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漏跳了一拍,好像潜意识里她明白什么,脸上的温度不可自控的开始攀升。她退了一步靠着窗台:“……谁?”

 

Elsa缄默温柔的注视着她,眼神仿佛碧蓝的海水要将Anna淹没。

 

虽然最终Elsa没有回答,可是Anna心里的焦躁莫名的消退了。

 

“Elsa……你会结婚吗?”她到底还是期期艾艾的问道。Elsa带着那样的笑意摇了摇头:“不会。”

 

一瞬间,Anna又以为Elsa是站在北山之巅的冰雪王宫之中,寒风凛冽她遗世独立。

 

心上凉凉的闷闷的,有一点疼。

 

可这难道不是她想要的答案吗?

 

*** ***

 

那之后的好几天Anna都睡得不太好,Kristoff采冰去了,得有好几天都不能回来,Olaf也同去,顺道看望Marshmallow。她并没有太多朋友,因此这几天都无聊的待在城堡中。

 

这样的无聊她本应该并不陌生,但以往她也没觉得待在城堡中会难受成这样。

 

她对跑来跑去的活动失去了兴趣,在走廊上骑单车变得没有意思,她不想理会角落的盔甲,也无心和joan说话。

 

站在书房门口,也没有了敲门的勇气。

 

这真是奇怪不是吗?她都敲了十几年的门了……而且她现在能够肯定只要她敲门Elsa一定会回应她。

 

之前就算她不敲门跑进去不也会被温柔接待吗?

 

嘿……Elsa没有那么可怕……

 

可是梦里,她却反复梦到遥远的北山,梦到那座晶莹到梦幻的宫殿。高冷山崖人迹罕至,狂风暴雪之中仿如另一个世界,而她姐姐站在那座冰冷的宫殿中以一种高傲得绝尘的姿态俯瞰着世界。

 

寒风温柔将她环绕,飞雪臣服在她脚下,连绵雪峰巍峨山脉,层冰积雪与世隔绝,她独自站在阳光下绝美的冰宫里,她是那个世界孤高的女王。

 

反反复复,她梦到Elsa千年寒冰一样冷硬的眼,梦到Elsa冰雕雪琢一样完美的脸,梦到她白金色的头发,冰做的高跟鞋,梦到她绝代风华,蔑视天下,冷冷的一转身,冰宫大门砰然关上。

 

仿佛整个世界的华彩,都不值得她投注一个眼神。

 

Anna如同在深雪中挣扎,寒冷绝望没顶而来,她奋力的呼喊,声音在风雪中出口就被吹散,她拼命的想要从雪里爬出来,想要靠近Elsa。但是风雪越来越大,片片雪花模糊了她的视线,她一步也不能前进,只隐约看到那高远的地方Elsa漠然转身。

 

“Elsa——!Elsa!Elsa!”

 

别走!别走……别离开……Elsa——!!!

 

“Anna!我在这里,我在……”她忽然被谁拥入怀中,她昏昏沉沉甚至没有发现自己哭得喘不过气,黑暗里一双冰冷的手用力抱着她,她闻到冰冷的淡香,她靠在了柔软的怀抱,她惶恐中大哭着抱着她,像是溺水的人抓到浮木,像是绝望中抓到唯一的希望:“Elsa……Elsa!”

 

“我在,我在。”那个声音满怀温柔和关切,以完全不同于主人平日冷淡气场的热切不断的回应她,以一种无比疼惜,几乎落泪的语调,不断的重复:“我在这里,Anna……”

 


2014-02-19 评论-9 热度-72 MeltingFrozenElsanna姐嫁奇缘
 

评论(9)

热度(72)

©Panadaemoniu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