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adaemonium  

【Frozen】[Elsanna]名字还是没想好-10

要怎么样才能让人明白?那是她永远不能出口的禁忌。是比她的魔法更加秘密的秘密。

 

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助她,倾听她,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解决。

 

Anna请求她说出来,然而她正是因为不能说出来。

 

她要怎么对自己的妹妹说——我爱你。

 

不是姐妹间的爱,不是亲人间的爱,不是能够欢欣祝福你走入婚姻的殿堂,不是能够笑着将你交给其他人的爱。

 

是每时每刻都想要和你在一起,想要独占你的心你的灵魂,想要你完完全全只属于我一个人,想要能够永远和你在一起,永远的被你喜爱,永远只注视着你也只被你所注视的爱。

 

是独占,是霸道,是强横,是蛮不讲理的。

 

是像火焰一样要将我焚烧,像深海一样要将我吞噬,无从抗拒和逃离的渴望。

 

我渴望着你……如同渴望阳光,水,空气,和自由。

 

如同在冰天雪地亘古孤独之中渴望一个温暖的拥抱。

 

岁月悠长,这样的渴望不仅没有因为时间而褪色,反而变得更加的炽烈。以至于,哪怕是一点点的可能都能让它死灰复燃,只要有一点点松懈,它就会从深埋的地方疯狂的涌出,将理智淹没。

 

越是压抑就越是膨胀,在门里的时候还能强自忍耐着,不打开门,不再去关注,慢慢的煎熬,慢慢的忍耐。

 

慢慢的,让这疯狂的念头干枯死去,像她的心一样被冰封起来。

 

她要她的妹妹幸福快乐一生,那就要它深埋心底永不见天日。

 

只有这样,必须这样。

 

她一直这样的相信着。

 

可是她高估了自己的忍耐,一旦门打开,一旦她重新走出来,一旦她再次接触到Anna。

 

一切臆想中的美好都变成了现实,天长日久的渴望有了实现的可能,她看到Anna,在Anna快活明亮的眼睛中看到自己。她碰到Anna,能够握着她的手,与她说话,她能拥抱到Anna,只要她愿意Anna从不拒绝。

 

这样的感觉太好,Anna甚至也接受了她有魔法这个事实。

 

不,实际上,Anna根本就没在乎过她有魔法这件事。她有时候也会异想天开一下——她是否也能不在乎她姐姐喜欢她这件事?

 

天啊,她在想什么?无数的疯狂的想法在她脑海中和理智厮杀,无数自私的念头每时每刻——在她看见Anna的每时每刻都争相冒出来。

 

她要怎么告诉Anna,你完美的姐姐注视着你的时候,她假作亲切温柔的拥抱你的时候,她状似宠爱对你照顾有加的时候,脑子里都充满了这样背德龌蹉的念头?
*** ***

 

“I can’t ,just ...I can’t……”意味不明,断续难辨的词语更像是思维混乱的呓语。

 

满室的雪花静默的围观,她抬起手掩着额头,仿佛羞愧和内疚要将她撕裂:“离开我Anna……你不知道我会对你做什么……”

 

与她交臂牵手时的快乐,与她同床共枕的幸福,亲吻她,拥抱她,一切一切的满足。

 

片刻之后,理智之后,都变成不可饶恕的罪过。

 

——她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的妹妹?

 

“那就告诉我……你会对我做什么?”

 

Anna看着她,如果说她此生有任何时候曾经这样全心全意的做过任何一件事,那么就是这件了——看着Elsa。

 

应该说……她根本移不开眼。

 

这世上根本就不可能有比Elsa更美的女人了不是吗?

 

淡薄的阳光落在她白金色的长发上,她的发辫垂在肩头如同她现在的姿态一样柔弱无依,她掩面试图遮掩自己痛苦的表情,可是她的每一个皱眉,每一个挣扎的神色都毫无遗漏的落入Ana眼中。她在静止的风雪中摇摇欲坠,她像空中的雪花一样美。

 

让人心疼怜惜又心驰神往,锋利又脆弱,精致又单薄。

 

“你做不到,我也做不到。”也许有在文法课上结结巴巴的时候,或者也曾因为论文而冥思苦想,但是此刻语言从她心里流淌出来,她不需要思考,也放弃思考,她只需要说出她心里的想法,那些字词此刻清晰而且坚定:“我不可能离开你。”

 

“Elsa……无论你怎么说,我绝不会再次离开你。就算你要去北山也好,再建一座冰宫也好,你到哪里我就去哪里,你在哪里停留我就在哪里停留。什么原因都不能让我离开你。”

 

两次离别,一次分开了十三年,一次差点就生离死别,她的人生中还需要出现多少变数?

 

她的人生中,Elsa到底还要离开多少次?

 

“我说了,你有你自己的人生!”

 

别再说了!别再诱惑我!

 

“你应该去过你自己的生活,关爱你应该关爱的人,对了……Kristoff,你应该与他结婚组建你自己的家庭,然后……别再管我。”

 

就让我死心。

 

Anna不明白,她几乎快要不能理解这逻辑了:“等等,为什么我要和Kristoff结婚?为什么你这么坚持要我和Kristoff结婚?”

 

“他不是你男朋友吗?你不爱他吗?”

 

就像是小时候数学课画满了雪人涂鸦的作业被家庭教师当着父母的面揭发一样,Anna恼羞成怒的叫道:“嘿!我可从没说过他是我男朋友!”

 

Elsa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难道不是?”

 

Anna瞪着她,抿了抿嘴唇,然后坚决道:“当然不是!别那么看着我……好吧,或许我是有一点喜欢他!可那就是一点!你要知道我朋友不多,偶尔有点这样的误会是……是很正常的!我……我搞错了还不行吗!”

 

“而且……”她不服气的补充:“我从没说过我爱他啊……”

 

Elsa看着她,和她一样茫然而震惊。

 

她后退了一步,再一步,她试图将自己隐没到阴影里去,想要远离Anna,仿佛Anna是个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Anna觉得下一步她就要转身逃跑了!

 

*** ***

 

“陛下……殿下……你们到底在做什么?”

 

王宫总管从雪堆里冒出头来,他身后的男仆们拿着铁锹和其他的除雪工具,整个走廊除了这两人站的位置以外全都被厚厚的雪给掩埋了,当他们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不得不动用工具来挖掘道路了。

 

“噢!呃……Kai……抱歉,我很抱歉,对不起……”Anna慌张的转过身去:“呃,那个……我好像又给你们添麻烦了。对不起,真的!”

 

“不,与她无关。”当然吧,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啊,除了Queen Elsa还有谁有这个本事?

 

Elsa理了理头发,刚才的一切闹剧好像从未发生过,她站在冰面上如同站在国庆日被鲜花装点的演讲台上一样:“我很抱歉给你们增加了工作量,Kai。我真诚的道歉,是我的失误……”


  “不!都是我的错。”Anna转身将Elsa挡在身后,好像想要在自小照顾她们长大的王宫总管面前保护她似的,她向Elsa走去,Elsa试图退后,但如同Kai所说她无意中封死了自己的退路,走廊的那一边一样是被雪堵满了的道路。

 

“Elsa……对不起,我或许说了很多不恰当的话。但是其中绝对不包括‘我爱你’和‘我绝不会离开你’这两句。”Anna看看身后的观众们,尴尬的想要尽量精简的表达自己的意思:“我是说,我不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但是我不会结婚,至少我不会跟Kristoff结婚,他不是我的‘THE ONE’OK?假如你打算让我去结婚然后再也不理我的话,那么我就永远都不会去结婚。”

 

“Anna,别说傻话。”Elsa抱臂侧过身。

 

Anna耸肩摊手:“好吧,你觉得这是傻话,那就让我们试试。”

 

她逼近Elsa:“我会跟Kristoff说清楚的,让他不要误会,然后我们可以等,等你什么时候愿意跟我好好谈?”

 

她犹豫了一下,仍是坚持的伸出手去握住Elsa的:“我还有很多时间,不是吗?只要我们不再分开,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我很擅长等待,对吗?我总会等到的。”

 

她笑了。

 

TBC

 

 

P.S:‘你到哪里我就去哪里,你在哪里停留我就在哪里停留’出自一段婚礼誓词

原文后面的几句是:

真诚的恳求上帝让我不要离开你,或是让我跟随在你身后

 

因为你到哪里我就会去到哪里,

 

因为你的停留所以我停留。

 

你爱的人将成为我爱的人,

 

你的主也会成为我的主。

 

你在哪里死去,我也将和你一起在那里被埋葬,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2014-02-22 评论-12 热度-88 MeltingFrozenElsanna姐嫁奇缘
 

评论(12)

热度(88)

©Panadaemoniu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