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adaemonium  

【Frozen】[Elsanna]名字还是没想好-13

Chapter 13

 

有时候Elsa会觉得,她的生命就是个不断失去的过程。

 

在她小的时候因为一次失误,她失去了站在阳光下的资格,失去了使用和发挥自己天赋能力的权利。然后她失去了和妹妹在一起生活的十三年时光,十八岁的时候她失去了父母,并且连他们的葬礼都无法出席。

 

二十一岁她抛弃了王国和王位远走北山,差一点真的永远的失去了Anna。

 

至今她每每梦回想起那天见到Anna浑身冰冷冻结成冰的样子,都会恨不得自己在那时就死去。

 

然而某种意义上她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失去,她早就习惯了不去要求太多,不去渴望太多。她就像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荣誉与责任而生的一个冰雪做成的假人。她不需要幸福,不需要快乐,不需要任何温暖的颜色以慰藉漫长余生中的孤寂痛苦。

 

她不需要安慰,也不需要软弱。

 

她以为只要自己一无所有,至少就不用再失去什么了。

 

如今,她又要辜负父亲的信任吗?


    Anna那个吻反复在她脑海中回放,在她脑子一片混乱的时候,她抱着自己哭泣,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无尽的自责和愧疚中她竟然仍念念不忘的,反复回味着。

 

那个吻像是一个烙印,滚烫的,鲜明的印在她的脖子上,她用自己冰冷的手按住它。

 

仿佛那里正在灼灼发烫。

 

简直不知道要如何面对,本以为就这样暗藏一生就能熬过去的隐秘心情。

 

不能告知任何人的,说不出口的阴暗心思,忽然之间被那个最不想知道的人知道,忽然看见Anna那样郑重凝望着她。

 

喜欢自己的妹妹已经很不对,但如果Anna也喜欢她……

 

同一境况之下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情同时发生,她一边悲鸣狂喜,滚烫灼痛的感觉像是雪人触到火焰,痛苦而又甘之如饴,明知不对,明知不该,还是飞蛾扑火一样奋不顾身的想要拥抱,想要得到。而另一边,道德责任感像一座大山,像黑天极夜的云,铺天盖地将她埋葬,她无从逃避,粉身碎骨,多年以来苦苦压抑,这些日子苦苦忍耐的一切都化为泡影,全都失去了意义。

 

作为一个并不太乐观的人,她设想过自己的心思如果被Anna知道了会怎样,她想象中Anna错愕,震惊,厌恶的表情像利刃将她一遍一遍凌迟。她日夜忧思恐惧,想到Anna会因此而厌憎她,远离她,就痛得浑身发抖快要死去。

 

她也因此坚定决不能吐露分毫,然而她绝对没有想到过,会有这样的,好像癫狂的梦境般的一天。

 

Anna那样看着她,那样靠近她,那样倾身过来,轻柔的落下一个吻。

 

那满怀爱意的样子让她怀疑自己是疯了,自己一定是沉溺在了某个虚幻的梦境中。

 

她也反省过这毫无来由的罪恶情感,然而无论怎样追溯却都找不到这感情的源头,好像就是那十三年的时光里,不知哪个时候哪一分哪一秒,深刻的感情突然就开始变质。

 

就如同某个桶里的葡萄酒,在每桶其他的同类都安然发酵的时候,却被不知什么原因的污染弄得变了质。

 

她多么害怕被打开酒桶的那一日剥落完美的面具。

 

就像要告诉Anna我并不是完美的,我不是你所看见的那样冰雪般洁白,事实上在洁白的新雪下面,是被掩埋的肮脏的泥地。

 

*** ***

 

Anna在门外等了很久,她听不到Elsa的声音。

 

Elsa从小就比她安静,无论是走路,说话,用餐,睡觉,还是玩耍。你几乎不能察觉她,当她还年幼的时候,在城堡中行走,她是轻盈的,巧妙的。像是跳跃在窗棂上的金砂般的阳光,像是从天空飘落的旋转飞舞的白雪。

 

当她年纪渐长,身材开始拉长显出优雅娴静的气质,她从地毯上走过经过阴天的窗台,她就像一只从湖面上滑过的天鹅。

 

就连情绪也是安静的,她笑是安静的,哭也是安静的,听不见她痛苦挣扎的声音,只能看见泪水从雪白的脸颊滑过。

 

与Anna用来表达痛苦悲伤的声音不同,她的泪水只能让Anna听见心碎。

 

而此刻,她听不见任何声音,如同小时候一样背靠着门坐着。

 

曾经她不知道,然而现在渐渐明白,当她靠着这扇门哭泣的时候,Elsa也一定在门的另一面安静而令人心碎的垂泪。

 

“Elsa……”她知道Elsa肯定很难过,也许她并不能真切的体会到对方的心情,然而Elsa崩溃的表情却像被刀刻在了心里,她想到那样的神情的Elsa就觉得心里的伤口凉飕飕的疼。

 

“Elsa……你又要把我关在外面吗?这次是多久?三年?五年?十年?十三年……?还是你又想逃走,再一次离开我呢?”Anna仰起头给自己找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我不会放弃的,我知道你爱我,你说过。Olaf这样说过,对吗?所以我不会放弃,就算再一个十三年,再再一个十三年,我也会一直等下去。我不会走的。”

 

“Elsa……我冷了,能让我进去睡觉吗?我的床在里面,Elsa?我真的冷了,Kai说外面在下雪,是因为……你在哭吗?Elsa……求你了,开开门,让我进去吧。”

 

“Elsa……”

 

她喃喃的说着,窗外真的下起了雪,在深蓝得近乎黑色的天空里,像是会发光一样的白色片片飘落。

 

缓慢而无声,像是某人垂落的眼泪一样。

 

Anna怔忪的看着那些雪,看着那片静默的天空。

 

“城堡里还有很多房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的那边传来这么一句,暗哑带着仿佛赌气般的哭音。

 

Anna精神一振:“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在这儿等着,冷死也不走!”

 

“Anna!”

 

“怕我冷死你就开门啊……”她委屈的嘟囔着:“为什么每次都把我关在外面……为什么不见我……”

 

像是小时候积累的所有委屈幽怨都突然在这夜色里重温,Anna说着说着眼泪也落了下来,她靠着门闭上眼,仿佛过往中的每一次:“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come on let’s go and play...I never see you anymore?come on the door ,I’m right out here for you.We only have each other,it’s just you and me,What are we gonna do?”

 

“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 ***

一段歌声在夜色中钻入门内,瞬间将Elsa带回十三年的记忆里。

 

多少次她就是这样靠着门,听着妹妹在门外唱歌敲门,捂着自己的嘴怕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怕自己开口回应,怕自己忍不住开门,也怕自己忍不住哭出声。

 

而她多想回应,每一次每一次都疯了一样想回答她。

 

Anna,Anna……

 

Yes,I know you’re out there.

I hear you everyday.

I want to tell you everything.

I really wish that I could say.

I want to be beside you ,to help you through.

Belive me I need you too....

 

I wanna build a snowman.

 

这一夜,大雪倾没,雪花缓缓下落,染白了整个Arendelle。

 

TBC

 

======= ======

Anna的歌词出自电影,为情节有改动。

Elsa的歌词出自网上一段翻唱音乐,Dou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同曲的一小段,无改动。

那个一分钟的视频虐瞎了我,哔哩哔哩上有,微博也有,想自虐的可以去找找看。

正好在听了这个的第二天,情节就开始转虐了……QAQ我真不是故意的……

 

 

 

 

 

 

 

 


2014-02-24 评论-7 热度-60 MeltingFrozenElsanna姐嫁奇缘
 

评论(7)

热度(60)

©Panadaemoniu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