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adaemonium  

【Frozen】[Elsanna]名字还是没想好-19

Chapter 19

 

她们手牵手跑过海湾,穿过夏日繁茂的山林,越往高处走温度越低,而Elsa……

 

每当Anna看到悬崖或者绝壁以为必须要绕路的时候,Elsa只是抬手一挥,一座桥或者楼梯就会为她们铺平道路。

 

她们直行无阻的往前走,无论前面是什么都无法阻拦她们。

 

Elsa会扫除一切障碍。

 

她们穿过一座又一座冰桥,爬上楼梯,脚下出现终年不化的积雪,模糊的光线落在白雪上,山野中安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不知道过了多久,Anna发现地形开始变得熟悉,她疑惑的四处打量:“噢……我知道为什么你能跑得那么快了,你抄近路!”

 

眼前出现那座横跨山涧的冰桥,女王的冰雪宫殿伫立在桥的另一头。

 

与上一次来的时候完全不同的心境,Anna带着惊喜和故地重游的兴奋跑了上去,她回头看看一直微笑的任由她的Elsa,用力推开了大门。

 

冰雪宫殿依旧如此美丽,像是一个水晶筑造的梦想,冰面的反光让里面比外面还要明亮很多。光滑的冰面映照出无数个Anna,还有无数个Elsa。

 

上次本来有所损毁的宫殿不知道什么时候被Elsa修复了,她们攀上长长的楼梯,来到那间巨大的房间。

 

这本该是不好的记忆,Anna上次站在这里的时候被冰冻了心脏,差点死去。然而再次来到这里她却没有一点不适,之前的一切都仿佛一场梦一样。

 

不,说是梦的话,她有点分不清楚到底哪个才是梦。

 

是那个九死一生最后和Elsa重归于好,重新成为相亲相爱的姐妹的是梦,还是这个……与Elsa十指相扣,夜访冰宫的是梦。

 

她看着Elsa,Elsa牵着她来到房间里,房间与上次来时完全不同了。

 

那就像是没有人住的地方一样,完全没有生气,也没有任何居住的痕迹。而现在,房间中央摆了一张巨大的冰床,剔透的冰呈现出各种美妙的形状,比她们城堡中的床还要漂亮,白色的皮毛将床垫得又厚又暖,还有同样披着白色皮毛的冰沙发和冰桌。

 

桌椅摆在阳台上,一支冰做成的玫瑰插在冰做的花瓶安静且永恒的绽放着。

 

“天……这太美了……”Anna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眼睛都不想眨,仿佛生怕眼前一切下一刻就随着梦醒破灭。

 

可是Elsa轻笑着拉她到阳台上:“来这里。”

 

“做什么……”外面的天空正在渐渐的暗下来,这是一天之中极为短暂的黑夜,只有那么短短的一个间隙便又会迎来黎明。而就在这短短的间隙中,Anna看见,随着光线暗下去,天空中出现了一条舞动的光带。

 

从莹莹的绿色渐渐变蓝,又延伸到天边变成红色。

 

漂浮不定,幻彩多姿,像是一条通往虚冥的道路,又如同一道掠过天空的温柔的轨迹。

 

是极光……

 

Elsa从背后伸出双手抱住了Anna,她用冰凉的脸颊贴着Anna因兴奋而发烫的脸:“Anna,生日快乐。”

 

眼泪倏尔从Anna眼中掉下。

 

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哭,她完全没有想哭。

 

她一点也不难过,因为现在她整个身体都被巨大的幸福填满了。

 

高山之上绝美的宫殿,日夜之间短暂的极光,仿佛全世界只剩下她们两个人一样的独处,还有身后Elsa抱着她说:“生日快乐,Anna。”

 

怀中的女孩在颤抖,Elsa立刻将她揽回来查看妹妹的状况,可是她没有看见,因为Anna一头就扎进她怀里了。

 

“Elsa……Elsa!”Anna拼命的抱紧她,孩子气的样子让Elsa不由得笑起来,她轻轻拍抚着妹妹的背:“嗯,我在。”

 

“不用担心,我一直都在。”

 

*** ***

 

“别再离开我了……永远别再离开我了,哪怕只是隔了一扇门。”

 

半晌之后,天边再次泛白,极光已经消失,Elsa搂着妹妹躺在床上,从水晶般透明的尖顶还能看见天空中尚未来得及的隐去,最明亮的几颗星星。

 

“嗯,我发誓,再也不会离开你,再也不会让你等候。”轻吻落在额头,Anna却犹嫌不够,抬头吻上Elsa的唇:“也不许再说谎,不许再什么事都瞒着我!”

 

Elsa抱着她发出一串愉悦的轻笑:“嗯……”

 

“所以,不要担心了。”

 

“嗯?”Anna不明所以的从她怀里抬起头,就看Elsa笑得肩膀颤抖,但就是摇着头什么也不肯说。

 

她恼怒的扑上去骑在姐姐身上:“你才发誓不再瞒着我!”

 

Elsa竭力想从她身下逃脱,但是她笑得实在是太厉害了,以至于最后只能投降般躺下以手掩面避开Anna愤怒的视线。

 

“Anna……”等她终于笑够了,女王明亮的眼睛像是天上的星辰的倒影:“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

 

“什么……”

 

“你在睡梦里也为之困扰的事啊。”女王忍着笑正色说:“继承人的事不需要你担心,我会解决的。我们的舅父的女儿,也就是我们的表姐妹Princess Rapunzel不久前生下了一位小王子,在未来的至少二十年间他们很有可能拥有不止一位王子或者公主。”

 

Anna恍然大悟:“所以你说应该恢复联系了?”

 

“当然不是特地为了这个。”Elsa失笑:“至于其他……”她抬手抚摸妹妹的脸颊:“我是女王,记得吗?”

 

虽然她此刻正躺在自己身下,但是Anna觉得她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像一位女王。

 

比她端坐王座上,比她屹立雪峰上,比她挥手间翻云覆雨时,都更像一位执掌天下的女王。

 

如此动人。

 

她低头吻她,红发不知何时被解开了,发丝缠绵落下。

 

她们安静的拥吻,好像在这一刻心意相通,不再需要语言,也不需要解释,任何别的交流都成了多余,Anna吻着她,既幸福又骄傲,胸中满溢着甜蜜与酸涩,她的脸在发烫,眼眶也在发烫。

 

Elsa冰凉的手指穿过她的发,她吻她的眼睛,她吻她的脖子,不知道是谁在吻谁,不知道是谁开口呻吟,谁发出低低的喘息。冰雪宫殿中映出无数她们彼此交缠的影子,天空正在亮起来,新的一天的光线照亮整个宫殿。

 

如梦似幻,日夜流转,寒冷孤高的雪峰上,冰雕雪砌的宫殿里,只有她们,怀抱着彼此的热诚。

 

不知什么时候交换了位置,Anna的裙子被从肩上拉下,初雪一样松软柔和的被子将她裹在里面,Elsa起身跨骑在她腰间,金发随着她的动作像流水一样顺着脖子,锁骨,胸部,腰间流淌而下。

 

她身上的冰雪长裙融化般的变得透明,然后消失。

 

Anna屏住了呼吸,阳光正透过穹顶。

 

金色的光辉下,Elsa整个人都在发光,她白金色的长发,雪白的身体。

 

她妖冶的红唇,她海水一样深不可测的双眸。

 

【爸爸妈妈,原谅我。】

 

[爸爸妈妈,原谅我。]

 

【原谅我此生不能再爱上别人。】

 

[原谅我此生不能再爱上别人。]

 

【原谅我决定这一生只能与Anna共度。】

 

[原谅我决定这一生只能与Elsa共度。]

 

【我会用我一生爱她,珍惜她,保护她,使她幸福。】

 

[我会用我一生爱她,珍惜她,保护她,使她幸福。]

 

 

TBC


2014-02-26 评论-10 热度-69 Melting
 

评论(10)

热度(69)

©Panadaemoniu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