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adaemonium  

【Frozen】[Elsanna]名字还是没想好-27

Chapter 27

 

持续了一晚的暴风雪将整个Arendelle都埋在了一片雪白之下。

 

值守海港的士兵们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围着火炉瑟瑟发抖,忽然有个守灯塔的小子慌慌张张的跑进屋里,结结巴巴说:“海上……海上……”

 

他整个面目都被雪糊住了,制服大衣被厚厚的雪盖住,一张嘴冰粒子就刷刷往下掉,当值的长官骂了他一句问:“说清楚,海上怎么了?”

 

那小子咽了口唾沫猛摇头,长官见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丧气的骂了他几句带上人准备自己去看看,他一打开门,一阵猛烈地风雪就几乎把他吹个趔趄。

 

“今天风怎么这么大?”门外的风雪比往日还要猛烈,他们连眼睛也睁不开,触目所及处全是茫茫的白。

 

好不容易顶着风到了灯塔,上去一看,所有人都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在那茫茫风雪中的海面上,隐约有个庞然大物正在缓慢的向着这边移动。

 

看上去好像移动得很慢,但又一眨眼间就近了不少,周天尽是狂风暴雪的环境里,唯有那庞然大物周围像是一个真空地带,由此士兵们竟可以渐渐的看得清楚。

 

一片剔透的冰蓝,有精致华美的纹饰,有高高翘起的船头,有薄得透明的风帆,有流线型的轮廓,桅杆上飘扬着红番花旗帜,甲板上站着身着制服的海军,这显然是一艘精良的军舰,只是……太大了。

 

以至于它甚至没办法进港。

 

海浪拍打它庞大的身躯,不能使它晃动分毫,狂风和水流推动它缓缓前进,它的前端破开海水和一切阻力,只是一艘船却给人以大军压境般的威慑力。

 

倏尔之间,天地间忽然就安静下来,风雪平息,眼前一片开阔。

 

他们看见那巨大的船头上站着一个人,无畏严寒穿着一身冰雪长裙,抱着双臂。云开雾散,久违的天光从阴云的缝隙间撒在她身上,她白金色的长发像会发光。

 

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能感知到她的心情不太好,仿佛嫌弃行进的速度太慢,又仿佛嫌弃海港太小停不下她那艘巨大的海上堡垒。她一旋身身后薄纱透明双翼一样撒开,高跟鞋踩着船舷,一条完美的弧线弯曲着从船上接到海面。

 

她如同从她的王宫楼梯上走下来一样,闲适的踩在海面上。

 

落脚的地方瞬间延伸出一条笔直宽广的道路,海水不断的试图掀翻那条冰道,但冰层眨眼间强横的被加厚,厚道将汹涌海水都牢牢压制。

 

她这才踏出下一步。

 

身后海军们纷纷跟随她下船,他们就一路长驱直入走到了码头上。

 

灯塔上的士兵们忽然回过神来:“Her majesty!”

 

不知道谁最先反应过来一窝蜂的往下跑,长官追着他们的屁股冲跑得最快的那个小子吼:“快去城堡报告公主!”

 

久违的女王再次踏上Arendelle的土地,她的神情仿佛比离开之前更冷了一些,眼里淡漠得什么也没有,一言不发的登岸,抱着双臂摇曳向前。

 

松软的初雪也无法让她困扰,那条冰道不断在她脚下延伸,让她可以穿着那双冰做的高跟鞋拖着身后长长的薄纱纤尘不染的保持她高贵出尘的样子。

 

“恭迎女王陛下!”她归来得那么突然,只有驻军跑出来在码头迎接她,她看了看那些恪尽职守的士兵,忽而斟酌了一下,满面寒霜也消减几分:“A……Arendelle怎么样?”

 

“仰赖公主殿下,Arendelle一切安好,全国上下都在等待陛下归来。”

 

那士兵长舔了舔嘴唇上沾的雪,忽然鼓起勇气抬头说:“陛下,公主她……”

 

“她怎么样?”冰蓝色的眼忽而融化成海湾,士兵长说:“公主她……非常思念您。”

 

唇边抿起一丝浅笑,他的女王以一种无比温柔的神情点头:“嗯,我知道。”

 

*** ***
    时间还太早,尤其是前一天被Marshmallow送回城堡,一路寒冷加上Marshmallow冰冷的身体让Anna精神萎靡有些感冒的迹象。

 

因此这一天她破例没有踩着姐姐的作息时间起床,此刻她还躺在温暖的床上。

 

厚厚的窗帘阻挡了窗外的寒意,壁炉燃得很旺,显然不久前女仆才来添过柴。床头上一杯热水冒着热气,她蜷缩着将头深陷在姐姐的枕头里,迷蒙中听见木柴燃烧的劈啪声。

 

然后,她听见一声轻微的响动,离她遥远得像有二十海里,还有破浪起伏,冷风吹拂。

 

她皱着眉呜咽了一声难过的把头埋得更深一点,然后一双冰冷的手小心翼翼的触及她的头,要她把脸从枕头里抬起来:“别这么睡Anna……”

 

那双手帮她摆正姿势,又拂开凌乱挡在脸前面的头发,一阵香气带着室外的寒意袭来,冰冷的双唇印上她的额头,而后又印上双唇。

 

那是久违的亲吻,她在梦里也念念不忘,她下意识的抬起下巴迎合那个吻,手指在她颈侧流连,留下冰冷的触感,她从梦里被人叫醒,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与人唇舌缠绵在了一起。

 

那人珍而重之的吻了她很久,从一开始的有些强势霸道,到越来越温柔,越来越细致,Anna感到自己的体温在上升,她的脸一定烫得像在发烧。

 

她揪住那人的衣服,入手的触感是沁凉的,柔软的冰。

 

冰……她忽然一下子睁开眼睛,然后看见那熟悉的脸。

 

她的姐姐正用一种要吻去她所有悲伤和噩梦的神情看着她,然后宠溺得不行的勾起嘴角,抬手盖住了她的眼睛。

 

唇瓣又贴了上来,就连那双唇也变得温暖,Anna咬着下唇颤抖着,眼泪从Elsa手的遮挡下滑落下来。

 

Elsa轻柔的舔舐她的下唇,撬开她的牙齿,抚慰般反复吸吮她的唇瓣。

 

仿佛无言的安慰和道歉,Anna安静的哭,双手缠着她的脖子不让她离开。

 

她们就一直安静的接吻,时间绵长,火光跳跃,屋子里一片暧昧暖香。

 

不知多久以后,Anna再次睡了过去,满脸泪痕的趴在枕头上,一手抱着Elsa的腰,Elsa只好侧卧着看着她

 

闻讯匆匆赶来的王宫总管一打开门,就看见那暖融室内,冰雪色的床上,火光将帷帐也映红。女王白金色的长发垂在身后,低头在睡着的公主脸上,不断落下一个又一个轻柔的吻。

 

 

Kai冲身后仆人们做了个手势,赶走所有人,然后默默的把门关上了。

 

*** ***

 

这天当人们打开门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肆虐已久的风雪早已停息,冬日难得的阳光普照大地,海面风平浪静,海港外面停泊着一艘从未见过的庞然大物。

 

高高的冰柱桅杆上飘扬着红番花旗。

 

TBC

 


2014-03-05 评论-11 热度-59 MeltingFrozenElsanna姐嫁奇缘
 

评论(11)

热度(59)

©Panadaemoniu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