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adaemonium  

【Frozen】[Elsanna]名字还是没想好-28

Chapter 28

 

安睡到中午,Anna终于从久违的香甜梦境中醒来。

 

不知为何,Elsa分明一年四季低温都略低,却总会给她以温暖的印象。

 

当她抱着Elsa睡觉的时候,连做出来的梦都是暖色调的,幸福得一塌糊涂。

 

下意识像猫儿似的餍足的蹭蹭,她睁开眼,满意的看到白瓷一样细腻的肌肤。虽然说来她和Elsa同床也没有很久,但是她总觉得很熟悉这样的场景,以至于看到这样的景象就下意识的觉得安心,觉得她还能闭上眼继续懒洋洋的睡下去。

 

迷蒙中没有注意到这样放松的心情已经远离她多久,她全身心的放松着依在姐姐怀里,完全忘了在就在几个小时以前她还一脸冷静严肃,用充满皇室威严的语气下达着命令。

 

忘记她要坚强,忘记她要优秀,忘记她是公主,忘记责任和义务。

 

她现在只是可以任意撒娇的妹妹而已,或者……还是可以被无限娇宠的爱人?

 

等到她真正的醒来,再次仔细的看着Elsa的脸,一切不可思议的惊叹才从心底后知后觉的冒出来。

 

Elsa……她眼也不眨的看着那冰雪美人的睡颜,难得一次的,Elsa没有立刻就醒来,她仍闭着眼睛,眼底泛着淡淡的青。

 

Anna从她的怀抱里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用鼻子尖蹭了蹭她的下巴,见她仍没有反应,便又凑上去一点,吻住了她的唇。

 

清晨时候模糊的记忆这才慢慢在脑子里复苏,她吻了她的唇,又爬起来吻她的脸,吻她的眼,吻她的眉心。

 

然后长叹一声抱住她。

 

Elsa睡得前所未有的沉,被抱住之后竟然很自然的脑袋一埋,侧过身钻到妹妹怀里继续睡了。

 

Anna既惊讶,又……有一点说不出来的窃喜。

 

她小心又满足的抱着Elsa,忽然发现从Elsa的衣服后领里伸出一条红痕。

 

她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挑起布料仔细看进去,才确定真的没有看错。那就是一条伤痕,大约是被什么粗糙尖锐的东西刮伤的,从肩胛细细的延伸到了后颈,大约有三英寸长,倒是不深,但在Elsa雪白无暇的肌肤上看来却别样的富有视觉冲击性。

 

Anna屏住呼吸瞪着那伤痕,真相立刻就把Elsa摇起来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但……看到Elsa睡得那么熟,又不忍心。

 

最终,她只是低下头在她后颈伤痕处吻了吻。

 

*** ***

 

女王回归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海港边聚集了不少民众围观那艘巨大的冰船。随女王归来的海军们在岸边得意的向人绘声绘色的描述他们的海上历险,其中女王是如何在危急中力挽狂澜造出这艘大家伙救了所有人的细节是重点中的重点。

 

Anna也万分好奇,但这并不是她最关心的事,她真想知道Elsa到底什么时候才跟自己说她的伤痕。

 

睡到中午才起床,接着就是会见群臣,听报告,好在Anna这段时间做的不错,大约下午四点的时候,她终于能喝上一杯茶站在窗边望着码头发呆了。

 

“真厉害啊……造出这样庞大的家伙。”Anna斜眼睨过去故意这样说,Elsa怔怔的看着那艘船,好一会儿才轻声道:“那之前我并不知道我到底能做到什么样的程度。”

 

Anna一愣,然后听她说:“这和拉丁语还有天文学不一样,我没有学过,所以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做这样冒险的事,是我太任性了。”

 

虽然是自责的话和语气,但是她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后悔的情绪,她只是像是严肃的自省一样站在窗边平静的说。

 

Anna从她身后环住她:“是为了我而任性吗?”
“不,只是为了我自己。”

 

因为我想回来见你。

 

平静的语调和简单的信笺,无法多说一个字,因为怕一旦出口就无法停止。

 

她看到Anna毫无顾及的诉说她的想念,她听到士兵也对她说‘公主很想念您。’但是她只是淡淡点头说一句‘我知道。’

 

所有的思念都被她压在心底,文字无法缓解,雪花也无法传达,只有迫不及待的,一刻也不能多等的立刻回到Anna身边,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心里的喧嚣停息下来。

 

Elsa随手把杯子放在窗台上,执起Anna的手,低头在她手背上亲了亲:“Anna,我回来了。”

    

承诺不再让你等候。

 

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身边。

 

*** ***

 

Arendelle又度过了一个平静的冬天,虽然女王回归,但是Princess Anna的摄政权却没有被收回,于是出现了女王和公主同时执政的奇景。停驻在港外的巨大军舰被拖到了峡湾的一角,Elsa将那里长久的冰冻了起来,使得军舰像一尊冰雕一样成为了峡湾一景。

 

春天的时候留在Corona的仆人和臣属们也全部安全返回了Arendelle,并且带来了Corona国王夫妇,和Fitzhebert夫妇的信。

 

不久之后Fitzhebert夫妇回访Arendelle,Elsa和Eugene无奈的看着Rapunzel和Anna疯玩了整整一个月,Olaf全程导游陪玩。

 

几年之后Rapunzel带着她一岁的小女儿来度第二次蜜月,并且养成了每隔几年来度蜜月的习惯一直到她自己继位成为女王为止。

 

*** ***

 

“Arendelle是世界上第一个允许同性登记民事结合的国家,也是第一个正式通过同性婚姻法案的国家,一般来说,我们认为对此产生最大影响的人物是谁?”大胡子的老师推了推眼镜:“谁能告诉我?Anna?”

 

正在尝试把铅笔顶在鼻尖上不掉下来的红发少女听到自己的名字,“啪!”的一下就把铅笔掉在了地上。她慌慌张张的低身去捡起来,起身时又撞到了脑袋,好一会儿才眼冒泪花的直起身子:“是十九世纪的女王Elsa和Anna,您是故意叫我的吗?”

 

大胡子老师很满意听到她的抱怨:“与女王同名你应该感到骄傲,你能来说说她们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吗?”

 

“噢……Queen Elsa 和Queen Anna是十九世纪最伟大的君主,在她们执政的年代Arendelle的经济,民生,科技和文化等各方面都进入了飞速发展时期。同时,因为她们两个不仅是姐妹,还是一对同性伴侣,所以也促进了Arendelle的性别,和性向平等观念。有历史学家认为她们的关系在当时是公开的,证据是Corona王国的女王Rapunzel在很年轻的时候就与Queen Elsa协议让自己的女儿来继承Arendelle的王位。”趁着老师不注意,Anna偷偷翻了一下书,又补充道:“‘双王执政’年代被公认为Arendelle历史上最辉煌的年代,这段时期的各方面高速发展为Arendelle之后跻身发达国家打下了坚实基础。然后……然后……没了。”

 

她使劲想了想,似乎再也想不起其他的了,于是摊摊手看着大胡子老师。

 

“那么,说说你的看法?”

 

“我……”Anna想了想:“我觉得,在自己还在位的时候就为自己的妹妹加冕,Queen Elsa一定很爱她的妹妹。”

 

“爱到不能忍受她受丝毫委屈,无论是声名还是地位都不允许她被自己的光芒掩盖?”老师笑了笑:“好了,该下课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回去以后每个人写一份论文,写下Arendelle历史上你们最感兴趣的人物,星期一交。顺便说一句,Anna,你姐姐在门外等你很久了。”

 

“啊——!”红发少女尖叫一声,匆匆将桌上文具全都扫进包里挤开大胡子冲出门去。

 

门外白金色长发的女性正掩口而笑,看来是将她的一切糗事都尽收眼底了。

 

“Elsa!”又是被看到丢脸事情的羞恼,又是无力抵抗姐姐温柔笑意的羞赧,Anna气势汹汹的叫了一声之后,鼓着腮帮子走近姐姐低声抱怨道:“都让你不要再来接我了,我又不是八岁,被同学看到很丢脸的啊……”

 

美丽得好像冰雪雕琢出来的女人一手将她揽过,一边走一边笑说:“那等你上大学怎么办?说不定会上到我的课哦。”

 

“那就不去你执教的大学念书!”

 

“那岂不是要去很远的地方……”略显落寞的声音配上她难过的表情,简直要杀得Anna当场反口,她满脸通红好不容易才别过脸:“去很远的地方又怎么样……”
    金发的女人笑了笑:“没有怎么样,就是不希望离开Anna而已。”

 

“总觉得……像是无法违背的诺言,我不想再离开你身边。”

 

THE END

 

P.S:还有番外。

 


2014-03-07 评论-15 热度-77 MeltingFrozenElsanna姐嫁奇缘
 

评论(15)

热度(77)

©Panadaemoniu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