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adaemonium  

【Frozen】[Elsanna]名字还是没想好-番外1-2

Chapter 2

 

也许有人会认为Queen Elsa身上根本找不到‘冲动’这个词。也有可能大家会认为她永远不会‘热血’,因为事实上她的体温是会比常人要低上那么一丁点儿。

 

当然说起Queen Elsa的话所有人的脑海中都会出现她冷静睿智的眼神,端庄柔和的微笑和高贵典雅的姿态。

 

噢……实际上那就是挂在王宫里的标准画像的样子,紫色披风,王冠和正装,再加上永不除下的手套。

 

又或者在经过某些事件之后人们的印象里会多上一些别的关于——冰蓝色长裙,白金发辫,风姿绰约,冰雪女王,还有……美丽得让人惊叹的女人,之类的关键词。

 

但是即使是Anna也未必知道她姐姐的聪明脑子里每天转过了多少复杂的念头。

 

其中当然不乏一些……相对缺乏深思熟虑的,天真的,想当然的,还有不负责任,任性妄为的部分……或者就女王本人的看法来说——愚蠢的部分。

 

对,女王也会有愚蠢的念头。

 

比如不顾一切的想要回到Arendelle就是一件。

 

如果不是Anna追问不休的话,这个问题大概会和其他的,曾经有过但没有任何人察觉到过的‘愚蠢’一起被她带进皇家墓地。

 

至少她现在漫不经心的支着下巴望着窗外,微微郁闷的表情这样告诉Anna。

 

“所以说,你后悔了?”她觉得这有点让人惊讶,因为很难看到向来坚定,而且事发之前高瞻远瞩的Elsa后悔。

 

她倔强到连小时候偷跑出门玩被爸爸训斥都绝对不会后悔,哪怕事情已经过去了接近二十年,而任何可以训斥她的人都已经奔向天父的怀抱了。

 

“嗯。”Elsa点点头,她一生中后悔的事情屈指可数,在此之前只有‘小时候伤害了Anna’‘长大后伤害了Anna’‘在父母出航的时候没有请他们留下来’这三件而已。

 

“哦……我还以为……”Anna做了个‘你知道的’姿势:“我还以为你无论如何都不会后悔呢。”

 

Elsa看了过来,这样的目光在以前会让Anna感到手足无措,但是现在——她已经非常清楚她在姐姐这里有着无限的豁免权,她只是吐吐舌头毫不留情的说:“你都从来不听别人说的。”

 

略感惊讶,Elsa似乎从未考虑过自己在别人眼里原来是这样独断专行的人吗?

 

“无论是国事还是私事,反正你总是有自己的想法,别人的建议无非只是锦上添花。你不认同的事情不管建议多少次都不会被采纳,虽然你也不会直接拒绝,但是你根本就不喜欢跟人沟通。”不知道是憋了多久的抱怨,Anna走到她的面前:“什么都自己去完成,没有做出决定就一个字也不会透露出来,看上去好像是富有责任感什么都揽到自己身上,但是难道……难道不该考虑一下别人的想法吗?”

 

Elsa一时之间下意识的想要反驳,但是Anna的表情让她迟疑了:“我……并不是不考虑别人的想法,只是……”她自认她确实采取了正确的做法。

 

在考虑问题的时候已经预料到别人的反应,站在所有人的立场上去考虑,由此得出最好的结果,这有什么问题?
大概她此刻微蹙眉头和疑惑眼神难得的将想法都泄露在了脸上,Anna再走近了一步:“那只是你以为的,别人的想法。”

 

“就像我……从来都没有害怕过被你伤害,我只恐惧于你会离开我。”

 

像是被这句话勾起了以前的回忆,一年多以前的事件再次浮现在Elsa心头,她略低了低头,再次温柔的保证:“我不会离开你了。”

 

“可是你不说出来,我就永远不会知道。还有,跑到北山去远远的注视着我这也叫不会离开我?”Arendelle的小公主挑起眉看着她的姐姐,看来对这件事情的意见很大,似乎再多十年都不会消气的样子。

 

“在那之前,不管我跟你说过多少遍我不怕你,多少次求你有什么事就说出来,你不是也照样什么也不肯对我说吗?”

 

“嗯……”Elsa想了想:“Anna,我们这是再一次,发生了争吵吗?”

 

Anna无礼的翻了翻眼珠子:“不,我只是在翻旧账。顺便帮你理解一下你有多么的霸道专治。”

 

“我一直以为我是个温柔开明,亲切体贴的人。”

 

“那是只表象吧!”Anna跳起来指着Elsa的鼻子:“我都十九岁了还必须每晚睡觉之前喝一杯牛奶这也叫开明?”

 

Elsa笑了笑:“我喜欢牛奶味的你。”


Oh……Gosh……

 

“别……别突然说这种话,我在很严肃的跟你讨论呢……”Anna捂着脸呻吟道:“好吧,其实……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就是这样。我也承认,你是个英明的君主,事实上Elsa,爸爸以前就说过,你的性格其实挺适合做君主的。我就不行……所以,我是说,等等,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你就不能别随便说那种话吗!”

 

*** ***

 

不……这个话题并没有因为那个落在额头,而后逐渐转移到嘴唇上的亲吻而结束。尽管Anna确实不那么在乎是否继续,反正她也已经习惯这样的Elsa很久了。

 

这并不是什么不可原谅的事——对于皇室而言。

 

这是说对于皇室而言有着可以任意妄为的特权吗?

 

理论上来说,不是。但实际上……没错,就是那样。

 

不管怎么辩解,或者时时提醒自己以及家庭成员们不要随便动用特权,但是特权存在就是存在。Elsa,Anna,都是拥有这种特权,被赋予了这样的权利的人。

 

这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至少Anna不喜欢这样的特权,她能肯定Elsa也不喜欢。

 

但是……就像人们所常说的那样,Elsa比她更像一个天生的公主,一个生来就注定要做女王的人。

 

就是这个意思,Anna至少明白自己不喜欢这样的特权,而Elsa,尽管她向来克己,但说不定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过自己的特权,因为她一直以来就被告知——她本来就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她是第一公主,是王国继承人,她生来承担更多的责任,也生来享有更多的特权。

 

当Anna这样告诉Elsa的时候,果然看到了Elsa错愕的神情。

 

彼时她俯身在Anna身上,白金长发散落在Anna起伏不定的胸脯上,而她自己——她光裸的身体在昏暗中莹白发光,被子从她肩胛上滑落,线条柔美动人从背部一直延伸到诱人的腰。Anna抬起手臂将她拉下来,红唇啃噬着她的脖子以示不满:“别在这种时候想别的事啊……”

 

Elsa眯起眼睛发出令人脸红的声音,她顺从的展示自己的颈项和锁骨让Anna任意品尝,Anna的手从她的背上滑下去,顺着脊椎轻微的凹陷一直滑到浑圆挺翘的臀部,女王的皮肤光滑得像是丝绸,并且此时连她的体温也变得平易近人,在Anna的手中微微发烫。

 

“但是……我还是不能接受……我确定我做了错的事,我做了错误的决定……”

 

“而且……这是不应该的……我……啊……”

 

Anna抱紧她,两人发红发烫的脸贴在一起,像是要融入对方的生命一样紧密的拥抱着,Anna抗议般的动作令女王眉头微皱,双手抵在她肩膀像是想要逃开。

 

“没说你没错,你做错了,但是这可以被原谅,可以了吗?Elsa你真是的……”Anna真的有点生气了,从回来以后Elsa就总是不太开心的样子,但是至少不要在这种时候吧。

 

像是感受到妹妹的不满,Elsa轻轻笑了起来,然后像是道歉一样,亲了亲Anna的指尖,握着她的手放在了自己身上。

 

她看着Anna,那眼神简直令人热血沸腾。

 

莹白的手引领她从美丽身体上游弋而过,沉沦深渊。

 

TBC

P.s :你们要的船戏。


2014-03-09 评论-8 热度-67 MeltingFrozenElsanna姐嫁奇缘
 

评论(8)

热度(67)

©Panadaemoniu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