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adaemonium  

【Frozen】[Elsanna]名字还是没想好-番外2-3

Chapter 3

 

有那么好一会儿,Anna脑中一片空白,她呆立着看见屏幕中的Elsa闭目喘息,脸颊上未退的嫣红让她像花一样娇艳。

 

她像只楚楚可怜的兔子一样蜷成一团,雪白的肩,凌乱的发,被揉得几乎完全遮不住身体的睡袍。

 

抱着自己的膝盖,像是赤裸无助的抵御着巨大的悲伤。

 

Anna觉得,她再不做点什么的话,Elsa就要哭了。

 

这样想着她突然转身,一脚绊倒了椅子,然后不顾小腿上剧痛,一蹦一跳的打开门。

 

“叩叩……”难得一次,她竟然记得要敲门了。

 

里面一片安静,Anna不难想象,如果Elsa哭的话——尽管她其实并没有见过,记忆里Elsa从来不哭。但是如果Elsa哭的话……那么也一定是,这样安静的,躲在角落里,紧紧抱着自己,无声的流泪吧。

 

颤抖得肩膀好像再也承担不下多一点的压力,脆弱得像是一块将要崩裂的水晶,然而Anna平日所看到的姐姐,却是坚不可摧的寒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太明白,但脑子里却又其实仿佛很清楚似的。一切都很清楚,就好像本来就该这样,是她愚蠢的错过那么多年,是她愚蠢的误会那么多年,是她没有看清楚。

 

Elsa的眼睛里,从来就只有自己。

 

她的全世界,一直就只注视着她。

 

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呢?
脑子里说不上是在全速运转还是根本罢工,她一会儿觉得自己什么都想清楚了,一会儿又觉得一塌糊涂,一团乱麻。

 

极短的片刻之间她回想起种种以往的片段:小时候一直陪伴呵护她的Elsa,长大后一直优秀得难以直视的Elsa,父母因海难去世之后,独力照顾她,自己一边读书一边工作的Elsa。

 

没有朋友,没有恋人,没有任何闲暇的时间跟自己去乱逛,因为她的世界里,已经满满的只有自己,因为她的所有时间,所有爱都全部给了自己。

 

不论什么时候回家,都能看见坐在客厅里等她的Elsa。

 

Anna突然之间快要哭出来了,心脏像是被人扔到洗衣机里去,在冰冷的水里疯狂搅动又狂躁的甩干,她叩门的手按在门上,觉得再也无法等待多一秒钟。

 

不是她视而不见,只是她一直以为……那是可望不可及的梦想。

 

因为Elsa……是她的梦想。

 

不知道等待了多久,或许只有一分钟,Anna完全失去了对时间的感知,她只知道自己像在冰原上傻站了一个世纪,然后门开了。

 

Elsa站在门口看着她,一手扶着门,没有让她进去的意思。

 

“Anna?怎么了……?还没睡吗?”她惊讶的眼睛微微泛红,刚才烧红的脸颊也没有完全降温,甚至她的脖子,她的耳廓,都还残留着极致的欢愉后的余韵。只有头发已经柔顺的披在肩上,睡袍也整整齐齐,房间里一切如故,如果没有刚才亲眼所见的一切,Anna绝对会毫无所觉的以为前一刻Elsa还坐在电脑前写着枯燥无趣的论文。

 

不过现在……Anna敏锐的观察着此刻仿佛格外妩媚的Elsa。她的眼里漾着月下水色,肌肤粉红,整个人的姿态都脱去了白日的笔挺端庄,而显露出娇弱无力来。

 

仿佛整个人都散发着引人堕落的诱人味道。

 

Anna不知道怎么的……鬼使神差,挤进门去,捉住了Elsa的手。

 

Elsa一惊,立时就要挣开,像是触电一样。但是Anna抓得很紧,而且紧接着就不容拒绝般的将她的手拖到了自己面前。

 

手指上,残留着情欲的味道。

 

Elsa整个人都呆住了,她指尖在发抖,几乎用尽全力般的想要抽回手,可是Anna低头,吻了吻她的手指,然后又伸出舌头,从指尖舔了下去。

 

“Anna——!!!”Elsa差不多是将Anna甩了出去,她抽出手的时候太过用力,不小心扇到了Anna,就像是一个巴掌一样用手背抽在Anna脸上。

 

Anna怔住了,脸上不一会儿就红了一块。

 

Elsa将自己的手握在胸前,惊慌的看着她,仿佛想要靠近而又不敢:“Anna……对不起,我不是想要……对不起,疼吗?”妹妹眼里的惊愕让她完全忘了其他,心里的迟疑片刻消解,她立即上前去查看Anna的脸:“抱歉,疼么?我去拿冰块给你敷一敷……”

 

她越过Anna就要逃出去,Anna一把拉住她:“Elsa……”

 

从来没有看过Anna这样执着的眼神,这孩子像是魔怔了一般,湖蓝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Elsa仿佛恍然发觉妹妹已经长大了一样,感到了惶恐和不安。

 

或者……还有隐秘的心虚。

 

她的腿在发软,她不自觉地后退,靠在了门框上。

 

身体仍旧处于敏感中,而且……她不能让Anna知道她的睡袍下面什么也没穿。

 

就在她这样想的时候,Anna忽然上前一步,一手揽住了她的腰,双眸轻合,虔诚的于她唇上落下亲吻。另一手,果断而明确的穿过她的短睡袍下摆,拂在了大腿内侧。

 

“Anna——!”惊惶中扭头拼命挣扎,Elsa什么都不顾的用力挣开她,她们一起失去平衡倒下去,Anna的手肘磕在地板上,发出很大的响声。

 

多年以来的下意识反应,Elsa竟第一时间去看她的手肘,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间隙中,Anna的手终于滑到了她想去的地方。

 

那一刻两人都觉得自己的心脏停跳了,时间被冻结,呼吸也静止,流转的夜色与静谧的空气,一切都被冻结了。Elsa什么也感觉不到,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在瞬间被抽空,她落入一个巨大的黑洞,她看见她的一切,都在这片刻间土崩瓦解。

 

仿佛是被人剥去所有伪装和衣裳,赤身裸体的扔在了大街上一样,她完全忘了改如何反应。

 

她的睿智与冷静,从来未曾为这样的情况做过预案。

 

而Anna则是完全相反,她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血液在沸腾,她的脸完全红透了,她听到血液在冲击耳膜,巨大的声响淹没了她的理智,不,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理智,她什么都不知道了,她只是看着身下面色惨白,僵硬的睁大眼睛浑身发抖的Elsa,看上去像是要哭出来的Elsa。

 

别……别哭……对不起,Elsa……

 

她低下头笨拙的亲了亲Elsa的脸,而她姐姐却像是迎接烙铁一样迅速的紧紧闭上眼睛侧过头,仿佛已经准备好接受一切伤害,或者她觉得Anna的吻能像刀子一样将她刺伤似的。

 

Elsa浑身都在抖,她紧闭的眼睛上的睫毛,她咬紧牙的尖尖的下巴颏儿,她绷得像根要断了的弦似的脖子,缩起肩膀,如同想要保护自己一样举在身前的手,她的身体,她的腿,她穿在身上的睡袍。

 

一切血色都从她脸上褪去,而她用力咬着牙,逼着自己开口:“起……起来。”

 

“Anna……从我身上下去。”

 

如果她的声音不发抖的话,那话冷淡得就跟她打发任何一个烦人的追求者一样。

 

Anna一时怔愣,竟下意识的赶紧爬起来。

 

Elsa扶住门框,从容的站起来,理了理头发,拉好睡袍。

 

如果不是她仍颤抖不停,如果不是她僵硬的不敢与Anna对视,那么她仍骄傲得像个女王一样。

 

“快回去睡觉吧,Anna。”她说,绕过Anna走进房间里,见Anna不动,又催促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要睡觉了。”

 

她走到床边,听到关门的声音。

 

终于结束了,她想,不管是什么,她都无力再撑。她膝盖一软坐在床上,刚回身竟然就被人抱住了:“Anna?我不是叫你……”


    “不!”红发少女抬起头:“我不想睡觉。”

 

“你……”不容她再多说一个字,Anna现在半点都不想听她姐姐巧舌如簧,她握住Elsa的手腕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Elsa习惯性的蜷起身体,她的睡袍下摆就滑到了大腿根上。Anna毫不迟疑的从她的膝盖摸到腿根,她一手压制着Elsa,一手往睡袍更深的地方探去。

 

难以想象的画面正在上演,那些无数次梦里朦胧的碎片都在此刻拼成清晰的画面,那些深夜中翻来覆去沉默的煎熬的,都像爆炸一样在她脑子里迸发。

 

她一言不发的吻上Elsa的唇,如她想象中那么柔软,甜蜜得不可思议,战栗感在她的身体中蔓延,她用力抱住Elsa,她摸到Elsa线条明晰的下颚骨,她迫使Elsa张开嘴,些许挣扎时的呜咽从她嘴里泄露出来。

 

Elsa努力的扭过头,但是今晚的Anna出乎意料的强势,而强势的Anna给她一种全然陌生的恐惧感。

 

她无缘无故的害怕,同时也害怕自己过分用力会像刚才那样伤到Anna。

 

“我听到……你叫我了。”混乱的喘息和少女欲望浓重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几乎是强迫式的钻进她的耳朵眼儿里,轻微的电流流窜在她的脊椎里,她浑身酥麻,几乎要分辨不清那句话的意思。

 

“我听到……你叫我的名字。”

 

等她终于明白Anna的意思,她半张着嘴仰着头,无意识的将脖子和胸前都暴露在Anna的面前。

 

刚才在自己房间发生的事忽然闪电般的回到她的脑子里,她忽然意识到这代表什么,她意识到她做了什么,Anna发现了什么。她忽然意识到刚才分崩离析的是什么。

 

不……不……不……

 

Anna没有防备她会忽然剧烈挣扎,Elsa一下子将她推开:“走开,Anna!”

 

“走开!走开!”她疯狂的扭动,推开Anna,她将手边一切能够抓到的东西都丢出来,枕头,抱枕,毛绒玩具,衣服,抓到闹钟的时候Anna都准备好躲了,但是Elsa犹豫了一下将它放下了。

 

“走开,出去!”她的金发乱得遮住了脸,Anna一时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她倔强的抿住唇:“不,我听到你叫我了。”

 

“我……”那是什么意思?Elsa脑子里一片空白,那是个错误,那是个永远不该被发现的错误,现在被发现了……怎么办……她不知道要如何解释,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她只想一个人呆着不要想任何问题,不要见任何人。

 

一时间无数事,无数人,无数的想法蜂拥而至闯进她的脑子里,她想到逝去的爸爸妈妈,想到小时候的Anna,想到Anna的同学和朋友,想到她们唯一的亲戚舅父一家,想到晚上做饭时Anna抱着她的腰小孩子一样撒娇的靠在她的背上。

 

她忽然迎来一种即将失去一切的恐惧,她紧紧攥着手边的床单无声的摇头。

 

“不……”她咬着嘴唇无助的摇头,声音听上去就像在哭泣:“不……别说了,别说了Anna……求你了,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好么……”

 

“对不起,Anna……对不起……”

 

“我……”眼泪忽然从她脸上滚落,她看上去就像是被人狠狠的扇了一耳光一样——问题是Anna根本无法想象这样的事。

 

她根本……无法想象看到Elsa哭泣。

 

“不是的,你不用向我道歉,不……我是说,应该我向你道歉才对。总之……总之Elsa,别哭好吗?”她想,就算Elsa真的用闹钟砸她的头她也不会躲了,她过去试图抱住Elsa,Elsa仍旧想要推开她,但是Anna说:“我爱你,Elsa,如果你要为这个道歉的话,那么我也应该道歉。我爱你。”

 

她再次吻了她,唇齿研磨,极近缠绵。

 

Elsa像是听不懂她的说话,她茫然的看着她。

 

这忽然让Anna觉得很安心——Elsa总是无所不能,看到这样无助的Elsa,简直像是在做梦。

 

“我爱你,Elsa。”

 

事实上,Elsa也觉得……这简直就像个梦。

 

然而她分辨不出,这到底是噩梦或者美梦,她难以抗拒Anna的拥抱,她们是亲姐妹,太过亲密的关系反而让她难以判断何种程度才是底线。

 

是以她愣愣的任由Anna亲吻她,任由Anna拥抱她,任由Anna的手从大腿往上,拂过臀部和后腰,顺着脊背掀开了她的睡袍,

 

雪白的皮肤比在屏幕中看到的还要美,像是用珍珠粉调色画出来的油画一样闪耀着珍稀的光泽,Anna将唇印在她触目所及的所有地方,热切的亲吻将Elsa点燃,她迷蒙中感受到热度,从那些无形的唇印扩散开来。

 

那热度也从身体内部燃起来,血液的温度重新回到她的身体,她再一次找回触感,听觉,嗅觉,她再一次的感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都回来了。

 

她感到Anna的手流连在她的身体,紧致的拥抱和热情的亲吻一刻不停,她被迫仰起头,双手被拉开,睡袍彻底的从她身上离开,她身上所覆盖的除了Anna,一无所有。

 

她除了Anna,一无所有。

 

蓦然升起徘徊永夜般的绝望,她抬起手臂环住Anna的脖子。

 

Anna先是惊喜,而后感到温热的液体地落在她的颈窝里。

 

就像滚烫的冰刺进皮肤,顺着她的脖子往下腐蚀,她难以形容那种透过皮肤骨骼,一直痛进心里去的感受,她一动也不敢动。

 

然而Elsa主动的抱紧了她,她一边无声的哭着,一边用自己的身体贴住了她。

 

身无寸缕的Elsa,用她玲珑有致,令人疯狂的美丽身体贴住了她。

 

她的脸贴在她的脖子,冰凉的流泪,她的身体炙手发烫,柔顺的依在她的怀里。

 

 

TBC

 

P.s:不行了,我写不完,这要塞到一章里绝对写不完。我们下章继续吧QAQ。


2014-03-17 评论-30 热度-79 MeltingFrozenElsanna姐嫁奇缘
 

评论(30)

热度(79)

©Panadaemoniu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