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adaemonium  

【Frozen】[Elsanna]Melting2-6

Chapter 6

 

这一日过得出乎意料的平静,Anna没有试图去找Elsa,虽然她几乎可以肯定姐姐这种行为叫做‘落跑’。她收拾了屋子,洗了床单,写了作业,快到天黑的时候收到短信:我今天不回去了,你自己出去吃吧。

 

她笑了笑信手回复:我出门忘了带钥匙,也忘了带钱包。

 

发完关了厨房炉子上的火,拿了一本书,把门锁一扭‘砰’的关上,手机塞在兜里,在门口台阶上坐下来。

 

Rapunzel家远在城区另一边,最近的朋友家离她们家有两公里远,Elsa还把家里唯一的车开走了。

 

摊开毯子把自己裹住,虽然还是春天,但是夜晚的Arendelle还是很冷的。

 

就着门廊的灯看那本课程要求的大部头小说到头昏眼花,终于听到汽车的声音渐渐拨开寒雾而来,Elsa从那辆上了年纪的老沃尔沃上下来,白色呢绒大衣长及小腿,看上去却一点没有为白金色长发的女人增添暖意,反而如她本人一般予人凛冽之感。

 

今日没有结成发辫,长发流水一样披在她的肩头,只以一枚低调到几乎融入她发色的银色雪花形发夹别住刘海,她抱着几本书拎着电脑,确实一副去上课了的样子。

 

Anna挪动自己几乎冻僵的腿站起来,天早黑了,四面八方里,只有眼下这一片小小天地被暖光照亮。Elsa神色淡淡的,一眼也没看Anna,走过来摸钥匙开门。

 

Anna咧嘴笑着给她让路,丝毫没有自己小把戏被揭穿的不好意思——她们家几乎从来不锁门。

 

“Elsa。”她握住对方的手,隔着薄薄的羊羔皮手套都能感觉到从里往外透出的寒意,Elsa身上的温度总是很低。或许是因为隔着手套的缘故吧,Elsa不为所动的走进室内,脱了外套就问:“想吃什么?”

 

Anna有心说我还不饿我们谈谈吧,话没出口就听到自己肚子咕噜叫了一声,她只好改口说:“都好,Elsa做的我都喜欢!”

 

随手把长发拢在一起扎成马尾,Elsa转身熟练的处理食材,Anna就坐在椅子上看着她,白金色的马尾在背后随着动作来回摆荡。

 

细细脖颈上显出嫣红的印子,因为在后颈上估计主人没有察觉,不过察觉了又怎样?反正她已经回家了。

 

想到‘回家’这个词,Anna面上浮出笑意,心里融出一股暖来。

 

只要Elsa回到家里,就好像Elsa还是那个只属于她的Elsa。

 

这样安定的确认感给了她无比的信心,她可以安心的等着,等锅里冒着咸香的热气,嘟噜噜翻滚出食物的香气。等Elsa靠着料理台放下冷硬的姿态,从夹着长柄勺的指尖透出深埋的犹豫。等她的目光在别处游移够了,一点一点的,不可抗拒般的回到自己身上来。

 

仿佛含着期待和惊惶,薄冰般的眸子一沾上她就即刻转开,Anna从高脚椅上跳下一把握住Elsa的手将她扯回面前来:“Elsa。”

 

她笑意盈盈的看着她,好像平日里玩笑那样撒娇:“干嘛不看我?”

 

“走开,A……”脱口而出的名字蓦然断在唇间,突兀的音节没了后文,Elsa有点恼火的推开她转身搅了搅锅里的浓汤,回身把已经拌好的沙拉又翻了翻:“我在做饭,没工夫理你。”

 

“我来帮你。”Anna挤进她身边。

 

还没有酝酿好的情绪,不知道该怎么出口的话语,也许此刻两人各自心怀着同一件事,却绝对是截然不同的心情。

 

一直以来都是Elsa独当一面,那么现在,也该自己保护她了吧?

 

Anna深吸一口气,开了口:“Elsa。”

 

“打蛋器给我一下。”一开口就被打断,Elsa面无表情显然什么都不想听,Anna将打蛋器拿在手里却不给她:“Elsa,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你一定是误会哪里了。”

 

Elsa脸上闪现过一个筋疲力尽的疲惫表情,一闪而逝,也许她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的面具曾有裂痕。

 

“我不觉得。”她避开Anna,从她熟悉的厨房中抽出了另一只打蛋器,Anna只好制止她:“不,你一定是误会了,比如……”她焦急的看着Elsa,但是却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Elsa误会了什么?她心中有个模糊的概念,却不能详细的描述她,昨晚柔弱哭泣的样子和眼前的镇定冷静判若两人,一时间连她自己都动摇了——这样的Elsa真的会无助的哭泣吗?

 

“没有什么误会,你只是……”Elsa合上眼坚决的说出那个词:“你只要忘了它就好。”

 

“什么……”

 

“昨晚的一切事情,就当做没有发生吧。”

 

话音刚落就被人扯了过去,Anna捏着她的下巴,不可置信般的重复:“忘了?”

 

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的姿态对待Elsa过,除了昨晚的Anna。但是就像是要贯彻自己的决定一样,她一把打开了Anna的手,尊贵姿态一如与生俱来,她淡淡提醒自己的妹妹:“我是你姐姐。”

 

所以呢?不可以用这样的动作对你?不可以和你做那样的事?不可以爱上你?

 

“如果有误会的话,是你误会了。我很抱歉让你误会,都是我的错。”盖棺定论一样:“你只要把它们都忘了就好。”

 

一切都是我的错。

 

潜台词在她心间默默回响,Anna的表情就像被一盆冰水从头泼到了脚,她沉默良久,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眼角泛红:“你要我忘了的……只是昨晚的事情,还是‘我爱你’这件事?”

 

随便吧,Elsa的表情终于不可抑制的露出疲惫,她撑着料理台清晰冷酷的吐出一个字:“都。”

 

*** ***

 

通常而言,大部分认识Elsa的人都会觉得她是个温和有礼,体贴周到的人。虽然大多数人都没有这个机会去亲身体会,但是无端的,人们就是会这样认为。

 

Anna一般将这归结于她姐姐长了一张圣母一样的脸。

 

但是假如他们能有幸更加靠近的话,就会发现自己是错得多么离谱。

 

Elsa……这个女人不仅是铁石心肠,她冷酷得就像是极地永不融化的坚冰。

 

无论对人还是对己。

 

“不……不可能,我做不到。我也不会这样做。”没有比这更清楚地想法了,或者说,她脑子里根本就只剩下这个想法。

 

不可能的……Elsa不会知道,昨天对她来说是多么美好。

 

她不可能忘记,永远也不会。

 

Elsa静静的看着妹妹倔强摇头,眼眶红了一圈,看上去就像被欺负了的小鹿一样。她荒唐的听到自己心里的回声,不要倾听,不要探寻。

 

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从她决定推翻这个错误开始,她的心里,就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拔除了Anna,她的世界里什么也不会剩下。

 

像是背后有一百把尖刀抵着她的背,她身姿笔直凛然,一字一句,逼着自己开口:“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可以当做……是我勾引你。”

 

她的脸色冰冷雪白,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鲜血淋漓的刺。

 

而她眸间含着薄冰,像是已经再也不会哭,再也不会痛了。

 

“这样的事,以后不会再发生。”

 

一生一次,足够吗?

 

足够了……

 

她合上眼。

 

 

TBC


2014-03-28 评论-12 热度-72 MeltingFrozenElsanna姐嫁奇缘
 

评论(12)

热度(72)

©Panadaemonium Powered by LOFTER